>

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再現重污染五位專家解答污染

- 编辑:新乡市鱼粉厂废气治理有限公司 -

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再現重污染五位專家解答污染

  今年春節以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多次出現重污染天氣過程,中國工程院院士賀克斌和有關專家就網友關心的重污染成因和變化趨勢等問題進行了解讀。

  中科院大氣物理所研究員王自發:大氣污染程度和排放有關,也和大氣環境容量有關。大氣環境容量是一個城市、一個區域空氣質量達標時,最大能容納各種大氣污染物的排放量,其大小會因氣候、氣象條件等因素影響而動態變化,氣象條件好的時候環境容量大,氣象條件差的時候環境容量小。就平均水平而言,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26”城市秋冬季大氣污染排放量大大超出環境容量,在極端不利氣象條件下,甚至能超出環境容量4倍,這種情況持續時間長,就會導致出現重度或嚴重污染。

  今年春節以來,受假期和疫情影響,社會活動水平有所下降,“2+26”城市PM2.5、SO2、NOx、VOCs等主要污染物排放量較秋冬季平均水平下降約20-30%。但同時,區域內頻繁出現長時間靜穩、強逆溫、高濕的不利氣象條件,平均風速整體低於2米/秒,相對濕度高於60%,逆溫高達10度(逆溫是影響污染物擴散的關鍵因素之一,正常情況下,海拔高度越高,溫度越低,空氣自暖向冷流動,有助於污染物垂直擴散。但在發生逆溫時,情況剛好相反,高空溫度比地面高,空氣垂直上升受阻,就像鍋蓋一樣蓋在區域上空,污染物難以擴散。10度逆溫屬於強逆溫。),邊界層高度降低到300-500米(是正常情況下的1/2至1/3),京津冀中部、河南中部、山東西部等地多次出現大霧天氣,這導致區域大氣環境容量比平時減少約50%,太行山前的城市環境容量變得更低。也就是說,污染排放量下降了,但下降幅度遠未達到環境容量。大氣觀測和研究初步評估結果是近期不利氣象條件導致環境容量大幅度減小,雖然社會活動水平處於較低水平,但大氣污染物排放的量仍然超過環境容量2倍以上,這是近期再現重污染的主要原因。

  從近10年的氣象觀測數據分析,京津冀及周邊“2+26”城市處於相同的大氣流場中,有時這些城市同步處於不利的氣象條件下,大氣環境容量整體變低。有時發生在局部,如河南北部城市、河北太行山前城市、北京和天津周邊城市等,氣象上叫“氣象輻合”,即各個城市排放的大氣污染物向輻合中心積聚。在當前各個城市排放水平都超環境容量的情況下,哪裡發生氣象輻合,哪裡就成為污染物積聚區,導致該區域出現重污染。

  今年春節期間,北京和天津等周邊城市就發生了氣象輻合,出現了重污染,所以這裡的群眾感覺到我們這裡幾乎什麼都停了怎麼還有重污染。而河南、山東等省份的城市空氣質量卻持續優良,那裡的群眾感覺到企業、汽車、建筑工地停下來,還真就沒有污染了。從氣象預測看,從當前到2月13日,這次氣象輻合又發生在北京、天津及周邊,目前此京津冀地區隻有5個城市出現重污染,其他城市均保持優良或輕中度污染。

  交通運輸部規劃研究院環境所所長徐洪磊:從我掌握的情況看,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交通流量確實大幅下降。交通量觀測數據顯示,春節期間,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公路貨車和客車流量較平時分別下降了77%和39%。而且受疫情影響,春節假期后,區域交通流量仍維持相對較低水平,沒有出現2019年春節假期后交通流量恢復至正常水平的現象。粗略估算,區域內交通運輸產生的污染排放量至少下降4成以上。從生態環境部監測站點數據分析,京津冀及周邊“2+26”城市自春節到正月十五日,NO2濃度同比下降30%左右。但2月10日和11日,隨著復工復產,城市內和城際間的交通流量又開始有明顯增加,NO2濃度同前段時間相比明顯上升,北京市PM2.5組分監測顯示硝酸鹽佔比大幅上升,成為抬升PM2.5濃度的主要因子。這些說明,機動車排放的NOx仍是區域大氣污染的主要成因之一,這也得到了觀測數據的科學驗証。雖然每次霧霾的主要成因和各排放源貢獻佔比會有不同,但就區域大氣污染成因而言,不能因為車流量的減少就認定其排放的污染物與霧霾沒有關系。

  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環境學院院長賀克斌:確實,施工工地大部分都停工了,車流量大幅下降,餐飲服務業、勞動密集型輕工業等行業也大部分停工,這類企業污染排放大幅度降低。這些從監測數據上也能體現出來。2020年除夕至正月十五,區域PM10平均濃度較2019年春節同期下降13.3%,NO2下降22.6%。

  受疫情管控影響,很多行業的排放量有較大幅度的下降,這對我們科學工作者而言,也是一次重污染天氣發生的案例研究,對以后重污染應對精准施策的檢驗,管控什麼有用,管控什麼無用的實証。由於我國北方冬季取暖和區域重污染行業相對集中,排放方面大家有一些沒注意到的情況。先說採暖,由於大量務工人員回鄉,居民採暖需求增長,雖然部分農村已經完成了煤改氣煤改電,但還有1000多萬戶用煤取暖,一噸散煤燃燒排放的污染物相當於電廠燃煤排放污染物的15倍以上。今年春節到日前與去年同時段相比,農村地區衡量燃煤量的CO濃度增加了10%以上。說明農村散煤用量較春節前有所增加。再說工業,目前停工的主要集中在加工業、輕工業,而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的主要來源,主要是高污染、高能耗的資源型行業,比如火力發電、鋼鐵、焦化、玻璃、耐火材料、石化化工、氧化鋁、電解鋁等,這些行業往往存在不可中斷的生產工序,需要常年運轉。

  從主要工業產品產量來看,今年春節期間,全國鋼鐵產量較春節前小幅下降,日均鐵水產量降幅2%左右,但總體產量仍高於去年同期0.6%,北方地區除個別企業因所在村庄發現疫情停產外,其余企業減產幅度不大,相關行業協會的數據顯示,河北省鋼鐵企業高爐開工率略高於去年﹔有色金屬行業產量較年前有小幅波動,總體基本無變化﹔典型大型企業的電解鋁、氧化鋁日均產量較平時變化幅度在±3%以內,電解鉛、鋅錠和陰極銅日均產量下降幅度僅為2%,环保植物炭素產量降幅在9%以內﹔平板玻璃和焦炭產量、原油加工量保持平穩。從污染物在線監測數據看,初一到十五期間,火力和鋼鐵行業污染物排放量較節前下降約10%左右,焦化、石化、玻璃、有色等行業無明顯變化趨勢。

  這些數據說明,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秋冬季佔比高達三分之二的工業和採暖所排放的大氣污染物並未實質性下降,而這些排放源也是這個區域的基礎排放量,大氣污染排放量並未“傷筋動骨”,當氣象條件不利導致環境容量下降時,基礎排放量未變就會超出環境容量並出現重污染過程。

本文由公司简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再現重污染五位專家解答污染